科协邮局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 English | 设为首页
   
学会学术 科学普及 智库发展 组织人才 对外交流 创业创新 党的建设
首页  > 地方科协 >  新闻内容
 

美印会上演商业大战吗?

 
分享: 2019-02-12
     

  美印会上演商业大战吗?(举世热门)

  图为在2018年二十国团体向导人第十三次峰会时代,美国总统特朗普(左)与印度总理莫迪(右)合影。(资料图片)

  当地时间2月14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将率团会见印度。外界展望,美印近期不停升温的商业摩擦将成罗斯此行的主要议题。

  路透社日前消息来源称,美国商业代表办公室正重新评估在“普遍优惠关税制度”框架下授予印度的最惠国职位,或将打消涉及自印度入口到美国的总价值约56亿美元产物的零关税待遇。

  经贸磕绊总不停

  外界普遍以为,美印迩来这番经贸摩擦,导火索是印度海内生效不久的电子商务新规。

  2月1日,印度商工手下属的工业政策与促进局牵头公布的电子商务领域外国直接投资羁系新规企图正式生效。有剖析以为,新规旨在限制外国企业,培植本土公司,对亚马逊、沃尔玛等在印深耕多年的美国跨国公司影响显着。

  路透社在消息来源中指出,新规克制亚马逊和印度本土最大的电商公司弗力普卡特与销售商签署独家协议,限制了他们打折销售的能力,并克制其通过自己有股权的供货商出售商品。这意味着这些公司在印度快速生长的在线市场的做生意方式受到限制,而这一市场到2027年的总价值有望到达2000亿美元。

  美印在经贸领域的磕绊由来已久。据悉,2018年,印度政府宣布了一项强制外国电商及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在印度当地举行数据存储的提案,并对电子产物和智能手机征收更高关税,遭到众多美国游说团队的强烈阻挡。更早之前,美国还曾对印度限制医疗器械价钱的决议表现抗议。

  美国总统特朗普也不止一次品评印度向美国征收高额关税,并在2018年11月作废了印度出口美国的50种产物的免税优惠。迫于压力,印度已将从美国入口哈雷摩托车的关税下调了一半。但特朗普政府对此并不满足。今年1月,谈及商业问题,特朗普再次向印度“强烈开火”。

  “不满的清单已经越来越长,现在又加上了电子商贸问题。”路透社引述一名印度官员的话称。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商业代表正在对印度作为普惠制沾恩国的职位举行重新评估,并可能在近几周内宣布效果。路透社以为,普惠制自20世纪70年月最先实验,印度是这一政策的主要沾恩国。若是美国真的作废对印度的普遍优惠制,那将是特朗普上台以来对印接纳的最强硬处罚措施。

  同伴也难逃大棒

  “莫迪政府推行电子商务新规,主要着眼于今年5月的印度大选,想在并不乐观的经济形势下寻找突破。”北京大学南亚研究中央主任姜景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剖析称。

  眼下,距离大选另有3个月,莫迪向导的印度人们党选情并不乐观。2018年底,印度人们党在5个邦的议会选举中所有失利,这种惨败在其执政后从未发生过。

  “这讲明在分层加剧的印度社会,莫迪政府的政策并未惠及更多中下层选民。电子商务新规及莫迪政府近期出台的其他扩张性经济政策,其目的都是为了争取选民,挽回失分。”姜景奎说。

  而在特朗普政府看来,问题没有那么简朴。虽然印度仅为美国第九大商业同伴,根据2017年的统计,美国在两国货物商业中的逆差只有229亿美元,但双方商业的增加率和结构仍然引起特朗普政府的关注。

  “2009年,美国对印度的货物商业和服务商业的逆差总和是71.01亿美元,2017年上升到273.61亿美元,增加285.3%。在这时代,双边商业额也增加了一倍多。过快的增加幅度引起了美国的重视。此外,美国对印度的服务商业也处于逆差状态,双方在服务业上的竞争态势正逐渐展现,在天下商业组织框架内的商业争端也较为频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孙立鹏向本报剖析指出,诸多因素促使特朗普政府以为有须要乘隙敲打一下印度。

  另有看法指出,美印之间迩来频仍的经贸摩擦,实质是特朗普以制造业回归为主要标志的“让美国再次伟大”政策与莫迪鼎力大举推动“印度制造”企图碰撞的效果。

  上台之初,莫迪就提出重振“印度制造”政策,意在将印度打造为全球制造和出口大国。同样希望重振美国制造业的特朗普政府从中感受到日益强烈的挑战。因此,即便印度是美国“印太”构想的主要同伴,也难逃商业“大棒”。

  “特朗普政府的对外经贸政策不针对某个详细国家。若是盟友或同伴在对美经贸上体现欠好,美国照样脱手,此前对日、韩等国挑起的经贸摩擦就能证实这一点。”姜景奎说。

  摩擦将成常态化

  现在,关于是否作废或缩减对印度商品的普惠制待遇,美国官方尚未作出回应。

  “靴子”还悬在空中。不少关注的眼光瞄向了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的印度之行。据悉,会见时代,罗斯将与印度商工部长普拉布举行谈判。有展望称,美印商业、印度电商新规等问题都将摆上议事桌。

  “罗斯访印讲明,美国仍然很是重视印度市场,希望双边经贸关系进一步深化、平衡。从特朗普政府的全球战略结构来看,力推‘印太战略’,印度是一个主要支点,美国希望稳固双边关系,而经贸关系是双边关系的压舱石。”孙立鹏以为,近期美国不太可能在经贸领域对印接纳强硬行动,更可能通过施压,为下一步谈判争取砝码。

  姜景奎也以为,美印在战略层面仍有相互依存的需要,澳大利亚和日本也有可能游说美国给予印度特殊照应。“另外,美印之间的商业额不是很大,对美国整体经济的影响还未显着展现,要害的谈判可能会在5月印度大选后再正式提上日程。”

  但这并不意味着印度能松一口吻。剖析普遍以为,特朗普政府至少在口头上会继续维持强硬姿态,不会容易对印让步。

  而在当前胶着的选情下,印度对美示弱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莫迪政府强推电子商务新规,目的是为了在选前抚慰海内中小企业的不满情绪。“无论是执政的印度人们党,照旧作为阻挡党的国大党,都暂时不会对美接纳柔性态度,由于一旦示弱,就有可能失去选票。”姜景奎说。

  《华尔街日报》也以为,随着大选逐渐邻近,印度政策制订者对美国企业的施压会不停加码,通过修改政策使本国企业获益。

  美印叫板还将连续。“双方经贸摩擦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升级,但会成为常态化趋势。”孙立鹏说。

  本报记者 严 瑜

  《 人们日报外洋版 》( 2019年02月14日 第 06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