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获保释,是否引渡仍然漫长、充满变数

原题目:孟晚舟获保释,是否引渡仍然漫长、充满变数

中外洋交部四次发声 要求美加立刻释放孟晚舟

12月10日,关于孟晚舟的第二场保释听证会法庭现场绘画实录。图/视觉中国

使用“拒绝引渡”条款抗辩

孟晚舟状师团队的另一个时机是使用“拒绝引渡”条款抗辩。加拿大1999年引渡法第四十四条到第四十七条,以及《加美引渡条约》第四条到第七条,都划定了“拒绝引渡”的情形。

虽然多数内容如“有可能获得死刑讯断”“被申请人未满18周岁”“正在加拿大服刑”等无法适用于本形式,但1999年引渡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关于案件必须“不组成政治罪行或具有政治性子的罪行”的划定,或许能让被申请人找到抗辩时机。

凭据第四十六条的划定,行刺、过失杀人、居心危险等罪行及其挑拨犯不能适用“政治犯不引渡”规则,但美国政府指控孟晚舟的敲诈罪不在其列。

有学者指出,本案涉及的美国对伊朗制裁“既是一种羁系措施,又是一种外交工具”,因此存在政治因素与不确定性。美国参议员在孟晚舟事务中的亮相则显示美方将逮捕孟晚舟与中美商业战相关联。

“(现在美方的行动)体现出了对华为这其中国企业的打压,而且是基于这些华为高管具有中国国籍而举行追诉、打压。美方的指控、目的都和特定国家、国别联系在一起,”黄风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现,“因此,美方的目的有显着的政治特征。”

同时,凭据加拿大1999年引渡法第四十四条,加拿大司法部长有权拒绝基于种族、宗教、国籍等缘故原由的引渡请求。“基于政治缘故原由拒绝美国的引渡请求,在加拿大着实是闻所未闻。”库里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采访时表现,“但我以为,孟晚舟的状师一定会据此辩护。” 现在尚不清晰孟晚舟状师团队会怎样证实美方对孟晚舟的引渡请求涉嫌政治迫害。

历史上,关于“拒绝引渡”的辩护一样平常不被加拿大法院所接受。《渥太华公民报》曾宣布过一组数据:1999年到2014年间,加拿大收到凌驾1500份引渡请求,90%的请求来自美国,所有请求中只有5份被驳回。

若是法院真的做出支持引渡的决议,孟晚舟有权上诉或向司法部长提交申请,直至上诉到加拿大最高法院。对上诉案件有审理选择权的最高法院每年平均收到15起引渡案件的上诉申请,但现实受理者寥若晨星。2014年,加拿大最高法院就拒绝了哈桑的上诉。

哈桑案曾被博廷称为加拿大法院“真正施展作用,在引渡案件中带来知识和公正的第一个实着实在的时机”,但加拿大法官们最终没有回应社会对司法公正的呼声。十年后,哈桑刚刚获得自由,孟晚舟案件又再次对加拿大引渡法提出了挑战。

“从加拿大执法和美加条约中,能找出许多理由来证实引渡请求是不公正、有榨取性的。”黄风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现,“加拿大主管机关应该思量,若是未来加拿大人面临同样情形,加拿大政府该怎样反映。这是一个执法问题,现在应该提出来。”

在黄风看来,孟晚舟状师团队应该把眼界打开,“不要把眼光仅停留在美国指控的行为上”,而是从人权掩护、引渡请求的政治念头、本案的政治特征、美方指控的榨取性与不公正性、美王法院对案件的统领权不足等角度着手准备抗辩。

纵然加拿大法官在司法实践中难以拒绝引渡,但凭据1999年引渡法第七条,最终处置惩罚引渡请求的人是加拿大司法部长。引渡法详细划定了司法部长的权力,包罗延伸对引渡请求的审查限期,和在审查的任何阶段修订引渡指令。

加里·博廷曾就哈桑案评价说,“联邦司法部感兴趣的是讨好法国、美国或任何提出引渡请求的国家””。但在其他西方国家的实践中,政府部门通过非执法法式阻止引渡的情形并不鲜见。

“孟晚舟事务是一个典型的政治问题执法化的案子。”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江雨在社交媒体上谈论称。黄风也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现:“(这个事务)还存在另一种可能性:美国只是成心整你一下。”

“这几年我办了一些类似案件,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黄风说,“但无论最终是否引渡,美方都已实现对华为甚至中国企业打压的目的,若是引渡乐成后还可举行进一步打压。”

黄风推测,美国能够乐成引渡孟晚舟的可能性不凌驾50%。

但一切现在都照旧未知数。唯一可以预见的是,这将是一个漫长的、充满变数的历程。而对于现在发生的一切,华为始终保持了理性和压迫。在最新的声明中,华为表现将继续关注案件希望,“我们信赖加拿大和美国的执法系统后续会给出公正的结论”。

责任编辑:

2019-02-20 02:28:1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